陷华晨破产漩涡?祁玉民退休一年多被查

原创 PC4f5X  2020-12-05 09:12 

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15天后,祁玉民被查将此事再度拉回人们的视野。

12月4日,辽宁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华晨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此时,距离其退休仅过去1年有余。

时间回溯至2005年底,时任大连市常务副市长的祁玉民临危受命,出任华晨集团董事长。2019年4月1日,祁玉民以“到点退休回西安”正式宣告从华晨集团退休。

在任13载,祁玉民将华晨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但也留下颇多争议,其掌舵期间,华晨自主品牌逐渐与主流市场脱轨已成不争的事实,这也被外界视为华晨今日种种遭遇埋下的伏笔。

打响降价号令扭亏,执掌华晨集团13年退休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搜索公开报道看到,祁玉民最后一次露面还是2019年的3月28日。当时,其以华晨集团董事长身份,为宝马集团授权华晨集团所属绵阳新晨动力机械有限公司王子发动机高功率版的量产仪式站台。

祁玉民再度被提及为2020年8月29日,因申华控股、控股股东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及有关责任人,存在大额关联资金往来未履行决策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控股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违规行为,祁玉民等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据官方简历,祁玉民生于1959年1月,1982年从陕西机械学院毕业后进入大连重型机器厂工作,历任经济计划处副处长、处长等职,1995年任大重集团公司副总经理,1998年任大重集团公司总经理。

2000年,祁玉民出任大连重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次年任大连重工起重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04年,祁玉民任大连市副市长。

2005年12月底,祁玉民调任至华晨集团出任党委书记、董事长。多年后祁玉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拿到调令,很突然、很悲壮、无知加无奈”。据悉,当时的华晨集团还处于仰融事件的余震中,中层流失经销商逃离,亏损严重。

公开数据显示,彼时华晨集团累计亏损近80亿元,供应商欠款10亿。祁玉民上任后用数天的时间拿到银行7亿元贷款,与此同时清理仰融事件“余震”。

上任后,为扭转华晨严重亏损的局面,祁玉民打响官方降价号令,下调华晨中华自主品牌车型的价格,其中彼时在售的中华尊驰最高下调四万元,新车型骏捷也提前两个月下线,定价在10万元内。

按照祁玉民的说法,这是不合理定价后的价格回归。

官方降价直接促进华晨销量的提升,2006年华晨实现销量超20万辆,同比增长71.4%;2007年华晨中华的销量保持上涨,实现了扭亏为赢,业内称“祁玉民将华晨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不过,这一举措也遭到质疑 ,虽然能够提升销量,但是减弱了品牌溢价能力,拉低品牌形象。

2006年,祁玉民第一次参加华晨中国股东大会;有媒体向他提问,华晨领导一年变动一次,你能在华晨干多久。当时祁玉民回答,“我第一个23年在陕西度过,第二个23年在大连度过,第三个23年在华晨度过。”

但在第十三个年头,年满60岁的祁玉民从华晨退休离开。

“拿来主义”致华晨自主品牌脱轨?

在任期间,祁玉民也有鸿鹄之志,但如今看来,“拿来主义”成了其被诟病的槽点,而这一时期,华晨自主品牌也被视作逐渐游离主流边缘。

2015年,华晨中华旗下小型SUV中华V3正式上市,当时祁玉民立下目标:中华V3将会是中国小型SUV市场一个格局的改变者;2018年华晨汽车跻身世界500强,到2020年华晨汽车销售额达到300亿元;他并一再表示,“我退休前,一定要让华晨进世界500强。”

不过,中华V3并未实现祁玉民的寄托。2017年和2018年,中华V3的销量连年下滑,年销量分别为3.6万辆和1.25万辆,同比下滑52%和65.27%。

2018年华晨中华V7上市,当时祁玉民还表示“任何浮躁浮夸和浅尝辄止都造就不出厚重的文化和优质的产品”,同时拉上宝马和供应商为中华V7做背书;尽管如此,这款车也未成承载厚望。

实际上,无论是祁玉民掌舵华晨初期,还是当掌门人的13年时间,华晨始终缺失底盘和发动机核心技术。在他看来,自主车企没必要事必躬亲,技术是成熟且开放的,重要的提高整合、集成能力,实现继承创新。

祁玉民曾表示,“我梦想有一个产品,它的底盘是保时捷调校的;它的造型、内外饰是意大利搞的;它的发动机是和宝马合作的。三大资源一整合,是不是一个好车就出来了?”

或许这句话就是祁玉民的心声,他曾表示合资合作拿技术是他发展自主品牌的一个杀手锏,认为对于底子太薄的华晨“拿来主义”就够了。华晨中华在骏捷车型上市后的一段时间内,新产品出现断层,致使华晨中华始终没有追上主流市场的步伐。

祁玉民在任的最后一年,也就是2018年,华晨汽车自主品牌全面销量近8.9万辆,同比下降三成,华晨自主品牌逐渐与主流市场脱轨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饱受争议:首个调整合资股比的企业

祁玉民的非议并非一面。

2018年10月11日,在华晨宝马成立十五周年的庆典上,华晨集团和宝马集团联合宣布,华晨集团拟在2022年前向宝马集团出售华晨宝马25%的股权,交易价格为人民币290亿元,华晨宝马将成为首家由外方控股的合资整车企业。

对于合资股比的变更,祁玉民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争议颇多。有业内人士认为,国内汽车市场面临调整,华晨集团抽身拿钱算得明智;但也有持反对观点认为华晨自主羸弱,在华晨宝马中的话语权低,不争气地成为第一个出让合资公司控股权的汽车集团 。

当时,祁玉民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大型企业一定要着眼未来,到2022年之前与其等待市场的变化不如主动布局,提前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有利于双方更顺畅地安排接下来的新车引入计划以及其他长远战略的实施。”

尽管祁玉民认为华晨宝马股权的变更利于合资公司的发展,但仍引发了资本市场的担忧。消息发布的第二日,10月12日华晨汽车在香港的上市公司华晨中国复盘股价即大跌17.47%,当日股价跌幅最高股超过27%,一日之内市值蒸发144亿港元。

2019年4月1日,从华晨集团退休时,祁玉民感慨称“过往清零,爱恨随意,希望华晨永远都好”。不过现在来看,祁玉民和华晨都与美好愿景背道而驰。

去年7月以来,华晨集团状况频频。集团所持子公司大量股权被冻结、被银行起诉申请冻结6亿元存款,此外,业绩下滑、一季度本部资产负债率111.16%、现金流由正转负。

时至今年华晨集团危机爆发的骨牌加速倒下,10月23日,华晨集团规模为10亿元的债券17华汽05到期未兑付,华晨集团发布公告承认目前流动性紧张,资金面临较大困难。仅一个月后,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裁定受理债权人华晨集团重整申请,这标志着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对于驶至这一境地,据辽宁省国资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华晨集团长期经营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负债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来,辽宁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努力帮助华晨集团解决现金流问题,但其债务问题积重难返。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华晨集团自主品牌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长期积累的债务问题爆发。据华晨集团今年半年报,集团层面负债总额523.76亿元,资产负债率超过110%,失去融资能力。为解决债务问题,有关方面成立了华晨集团银行债委会,力求债务和解,但未果。

就在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当天,证监会表示,已依法对华晨汽车集团开展专项检查,对华晨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决定对其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立案调查,对华晨集团有关债券涉及的中介机构进行同步核查,严肃查处有关违法违规行为。

【相关阅读】

https://money.163.com/20/1125/14/FS9MAIFV00258105.html

启动破产重整程序后的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晨汽车”)很忙。

11月24日,在华晨汽车综合楼内,第一财经记者从该企业一张客人来访登记表上发现,大约一小时的时间,就有多家债权人上门。华晨汽车综合楼外,停了多辆车辆,包括警车。

在华晨汽车园区内,“走自主创新路,造中华精品车”的大幅标语十分显眼。而讽刺的是,如今的华晨中华汽车销量惨淡,正处于破产的边缘。

今年以来,华晨汽车陷入债务危机,由此也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11月20日,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重整申请,华晨汽车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债权人上门

记者进入华晨汽车综合楼,前台保安十分谨慎并称:“现在找人要走程序,需要提前预约,要提供相关信息,包括具体到找哪个部门、哪个人以及联系方式等。”不过,记者同时留意到,在前台登记表中,仅11月24日一小时的时间,就有多个债权人来访,包括招商证券、韩亚银行、华夏银行、哈尔滨银行、盛京银行。

“应该是已经开始债务清算了。”华晨汽车旗下某子公司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而某股份制银行沈阳分行信贷科负责人则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其所在银行确实对于华晨集团及华晨系企业的风险正进行评估,但目前没接到更多通知。“我们访问华晨集团,和企业负责人了解相关情况为主,全程氛围良好,不是外界所认为的讨债。”上述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不过,记者注意到,该工作人员很忙,回复信息时已是凌晨。一家外资银行沈阳分行的负责人则表示,前往华晨只是了解情况,因为其所在银行向华晨方面贷款数额较少,因此不是特别担心。此外,记者从一名知情人士了解到,某债权人正在熬夜整理债务。

11月23日,华晨中国(01114.HK)发布公告称,华晨汽车收到中国证监会的书面通知。根据该通知,中国证监会已就华晨汽车涉嫌违反信息披露法律法规对其展开调查。此外,华晨汽车亦收到中国证监会辽宁监管局有关其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就若干重大事项对其债券偿付的影响进行公告的警示函。

记者联系华晨汽车财务相关人员,对方称目前不接受媒体采访,希望理解。此外,记者留意到,华晨汽车的员工也十分谨慎,多名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现在是非常时期,不便面对媒体,对任何问题无可奉告。

今年8月,华晨汽车旗下多只存续债券就出现暴跌,债权银行就华晨汽车债务问题组成了债委会。今年10月份,华晨汽车因未能如期兑付规模为10亿元的私募债再次陷入舆论漩涡。华晨汽车相关人士当时向第一财经记者承认公司遇到资金困难,未能按期兑付到期债券,该集团正在积极努力研究解决方案。

债务危机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11月13日,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华晨汽车供应商)向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重整,案件编号(2020)辽01破申27号。11月16日晚间,华晨汽车发布公告称,目前,华晨汽车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华晨汽车此次债务违约对华晨汽车本部生产经营产生造成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今年以来,华晨汽车已多次抛售股份,以缓解资金压力。今年5月份,华晨汽车与辽宁省交通建设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其附属公司辽宁交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辽宁交投”)签订战略投资协议,将以0.01美元/股出售2.00亿股华晨中国股权给辽宁交投,占华晨中国股本的3.96%。7月9日,华晨汽车集团与辽宁交投订立一份战略投资协议,向其出售公司4亿股股份,约占该公司已发行股本总数的7.93%。

“在出现债务违约后,华晨汽车应该是先与债权人进行协商,但债权人不会有太大的退步。所以下一步,华晨汽车很可能以辽宁交投为主体进行重整。”全联车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对记者表示。

自主板块危急

华晨汽车是隶属于辽宁省国资委的重点国有企业,旗下拥有4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华晨中国(01114.HK)、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600609.SH)、上海申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653.SH)和新晨中国动力控股有限公司(01148.HK)。

华晨汽车集团总部、华晨雷诺、金杯同在一个园区,从目前来看,园区内情况较为正常,工作尚未受到较大影响。多名员工称,目前还在正常上下班。不过,华晨中华与上述公司不在同一园区,与其有一街之隔。

“现在中华很乱,员工也就是拿基本工资,有些员工的公积金欠钱,一些员工在做兼职,包括滴滴、送外卖这些。中华发展的不好,华晨雷诺金杯合资的时候,分流了一些中华的员工。”华晨系一名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在华晨汽车宣布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金杯汽车以及申华控股就紧急发布公告称,公司生产经营不会受到影响,但可能波及公司股权结构等方面。11月23日晚,申华控股公告称,为回笼资金,该公司全资子公司拟对7家新能源项目公司股权进行预挂牌转让。这被业内解读为,受华晨汽车破产所累,申华控股出售旗下风电资产来还债。而值得注意的是,记者从华晨汽车来访登记表中发现,盛京银行和华夏银行会见的部门均为金杯财务。

此外,华晨汽车方面表示,本次重整只涉及集团本部自主品牌板块,不涉及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及与宝马、雷诺等的合资公司。作为宝马在中国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华晨汽车重整后有望实现重生,尽最大努力挽回债权人损失。同时华晨宝马仍然是其未来稳定的利润来源,而且还将不断推出新产品,扩大规模。

一名华晨雷诺员工对记者表示:“华晨雷诺年底会在内部宣布一项大的计划,在人员数量上会有所调整。” 此外,近日有媒体报道称,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徐水分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宝马实际上对于同长城的合资板块抱有更大的期望,不但未来有望投产MINI全系,同时底盘业务的消息也显示在铺设宝马3系生产线,预计2024年开始量产SOP。不过,目前宝马中国和长城汽车方面均对此消息进行了否认。

“我们一些老员工对华晨有很深厚的感情,看到中华走到如今这个地步,觉得很惋惜。”上述华晨系员工对记者表示。早在2000年,第一代中华汽车就迎来下线,随后中华尊驰、中华骏捷、中华H530、中华V5、中华V3和中华V7等多款车型上市。目前,华晨中华官网上仍显示了旗下轿车、SUV两大系列十余款车型,但是华晨中华的在售车型仅有中华V3、中华V6和中华V7。

华晨汽车曾在商用车市场风靡一时,随后又进军乘用车市场,于2003年与宝马集团联姻成立华晨宝马,由此华晨汽车开始了依托合资品牌利润生活的时光。而由于产品竞争力、研发能力弱、公司战略失误等多方面的原因,华晨汽车集团逐步走向了下坡路。华晨汽车的自主品牌整车业务中包括“华晨中华”、“华颂”、“华晨金杯”等产品。乘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华累计销量3186辆,平均月销量仅500辆左右。“华颂”系列产品没有了声量,而金杯系产品2019年销量不足2万辆。华晨中国发布的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国营收达14.5亿元,同比下降23.85%,净利润为40.45亿元,同比增长25.24%。如果去掉从华晨宝马得到的利润分成,华晨中国总体亏损达3.4亿元。

作者:王琳琳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张彦君

(原标题:破产重整漩涡?退休一年多被查:祁玉民与华晨集团的“脱轨”过往)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本文地址:http://www.hndq1688.com/56.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